这一生,还剩多少来日方长

今年夏天的风吹散了好多人
就像他们说的,后来的我们还是我们
但不再是我们

如诗中所写
你可知这百年,爱人只能陪半途
如歌中所唱
你切信这世上,至多好景可虚度

有些人可以一辈子一双人走到老
有些人却只能陪伴彼此走一程
而后,山水不相逢

其实也挺遗憾的
毕竟在之前的计划里是想要和对方一生一世的
可感情,很多时候就像一出又一出的狗血剧
我们总是在爱情里高估自己
却被现实冲得七零八落

总以为我们会有一个小小的家
城里的一方烟火,温暖着冷冷的阳台
蠢萌的猫狗
和昼夜的情话

可后来我们的爱,却没有从一而终
很多故事都经不起一句
后来呢

我们饮酒不过三旬,同来高朋满座
一去满是萧索
而一声叹息半支烟灰就掉落
人情事相皆不能深究
而我们爱的,恰好是这不长久的一切

故事的开头总是特别好看,层层铺垫,引人入胜
制造无数个高潮迭起的瞬间,引得读者惊呼连连
只是这结局不太好写

陪你走完这一段路,我也变成你路过的路
从此
人山人海,不再归来

从眼前心上人,变成了回忆里的人
其实没什么可叹息的
能遇见的都是三生有幸
半途离开的也只能说一句可惜不是你
余生无法继续指教了
还请善自珍重,各得喜乐
终是庄周梦了蝶,你是恩赐也是劫
可人生,不就是在这样不可避免的遗憾中度过吗

—灵夕